优乐国际
优乐国际 > 新闻 > 优乐国际 > 娱乐爆料 > 高晓松:中国文娱国际化要从好莱坞出发,而非从北京出发

高晓松:中国文娱国际化要从好莱坞出发,而非从北京出发

来源:优乐国际|责编: 陈德佑|2018-01-25 17:34
分享到:
  虎嗅注:2016年9月,高晓松出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负责阿里大文娱的国际战略。此前,高晓松担任阿里音乐集团董事长。再之前,高晓松曾在好莱坞学习、工作、生活十年。履新后,高晓松重回好莱坞。这一年多时间里,集互联网高管、音乐人和知识分子为一身的他到底在做什么?一年多时间里,文娱产业风云变幻,他又有什么样的思考?   带着这些问题,虎嗅三位编辑在1月6日夜访高晓松,进行了一场主题为“2018年,中国公司在好莱坞的机会”的独家对话。这场长达3个小时的“晓松式谈话”,不再拘泥于一人一事、一城一池,而是涉及音乐、优乐国际、资本、技术、政策及好莱坞与东亚文化,视野极为高远宏阔。由于信息量巨大,我们根据谈话主题进行了深度编辑,并分期发出。   本文为虎嗅编辑与高晓松独家对话“2018年,中国公司在好莱坞的机会”终篇。本次对话的前两篇请参见《高晓松带我们把好莱坞挖了个底儿朝天》与《高晓松:阿里与腾讯万达们讨论组建“好莱坞中国俱乐部”》。   在本篇中,你将看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优乐国际业务遭遇的挫折和出现的退潮,不能说明中国玩家不懂行,一来,新资本进入新领域都要“交学费”,二来其实硅谷新秀想进军好莱坞也不容易;中美合拍片很烂,更多的是各自立场的差异,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就不要谈输出京剧或“西游”“红楼”;一个新兴国家文化要获得世界承认,要比经济滞后很多年。   口述丨高晓松   采访丨常芳菲、李拓、周余   本篇编辑丨李拓、常芳菲   中国互联网公司是优乐国际行业的New Player   2014年开始陆续成立的互联网优乐国际公司,到2017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潮”。但这并不能归咎于互联网公司没有“娱乐基因”。新玩家和新资本在进入一个行业的初期,不可避免地要交学费。   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优乐国际比较艰难,不是互联网的“娱乐基因”问题。New money、New player进来都这样,地产公司进来做也一样,也不是上来就能做到很好,都得交学费。   好莱坞也一样,新钱进来全都是,要么超额的雇佣,等于交保护费;要么就自己干,交学费,反正学费跟保护费差不多。你要不超额给我保护费,你就自己交学费。   美国新钱无非就是亚马逊、Netflix、Hulu,基本上有个五年就能摸着。交学费还是交保护费?大家不约而同基本都选择交学费,而不交保护费。交你保护费,还是你的,我还不如交学费呢。换句话说,我在这经商,我交你保护费,花的钱如果一样的话,我还不如花钱买枪,我打出一片天地里来。   互联网模式做内容,就看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目前国内,从友商到我们,基本上都认识到互联网+这个走不通,好内容不愿当狗粮。所以大家在向+互联网改,+互联网意思是内容在第一位,只是加上互联网。因为大家都认识到,互联网的初期红利期已经过去了。   中国互联网不必灰心,硅谷也很难征服好莱坞   玩转文娱产业、走进好莱坞,不光是中国互联网与技术公司的难题,对硅谷大佬们来说也是一样——从有钱有技术到用审美征服好莱坞,硅谷的路还长着呢。   硅谷和好莱坞整个运营模式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他们这么多年,始终难以达成深度合作的原因。   其中最大的不同,是股权模式的不同。   好莱坞全是玩现金的买卖,没有人有股权。没有Owner ,自从卡森伯格卖了梦工厂给环球,最后一个Owner也退出了,再也不存在合伙人。索尼电视内容的老大Mosko去年离职时找我喝酒,伤感地说他在索尼娱乐24年,一手把电视内容这块从零做到十亿美金级(硅谷听了这个数会笑出声,但在好莱坞已经是优异成绩。想想梦工厂二十年,也就这水平),但是没有任何股权,老板每次只给Spirit,不给share。   所有人的目标都是让现金流变大。今天谁在市场上赚钱多,就多分给谁。艺人创作人都会老,会过气。所以华纳也不会给诺兰股权,因为诺兰可能明天就过气了。   而硅谷恰恰相反。他们选择股权绑定模式,人人有股权。所以硅谷所有人的努力方向是把公司市值做大,这样股票才值钱。硅谷五大公司任何一家的市值,都超过好莱坞十三太保的总市值。   所以硅谷就很难出现一个Chairman先后当几家大公司Chairman,因为Chairman通常是Owner ,至少是合伙人有股权。而好莱坞是一个Chairman可以先后当几家大公司的Chairman。大家全部都是以职业经理人,以现金流的方式运营整个的生意。   好莱坞和硅谷的另外一个不同,是中医和西医的不同。   好莱坞是一帮老中医,是经验的模糊的概率的。每部电影多大卡司(cast),谁和谁之间不对付,这都是揣在好莱坞大佬兜里的资源。硅谷是一帮年轻的西医,主要靠的是各种数据和科技。   我亲自参与过很多次硅谷跟好莱坞之间的聊天,实际上他们双方很难聊到一起。硅谷这边是一群30多岁的科技精英,好莱坞是一帮60多岁的老狐狸。两边往一起一坐,这帮30多岁说你们这帮老人,保守陈腐。好莱坞说你们这帮生瓜蛋,我们这套东西都用了一百年了,别以为刚干几年就能颠覆。   他们互相觉得对方是土鳖。   硅谷精英通常穿得土鳖,吃得土鳖,甚至在性上都土鳖,好多大公司老板还在坐经济舱(硅谷有句名言:如果头等舱能早到十分钟,我就坐),我们的雷军同志也在身体力行坐经济舱,难以让浮华虚荣的好莱坞尊敬。而好莱坞商业模式土鳖,财务数字土鳖,管理构架土鳖,难以让高能高效的硅谷尊敬。每当硅谷提出根据数据你应该这样那样做可以赚更多钱,好莱坞的回答是拍毛片最符合你的商业罗辑,那谁来拍《辛德勒的名单》和《美国往事》?
  每当硅谷提出大数据和共性,好莱坞的回答是没有个性哪来的创新?   硅谷最大的理想是标准化,高效率,最好诺兰改名叫66号导演,斯皮尔伯格改名叫58号导演,大家在金融、数据、集采与风控的流水线上开工。好莱坞说你去建三通一平水暖电好了,房子还是由我来盖吧,不然这个世界多单调无聊?硅谷希望所有人都看未来,好莱坞只看当下。硅谷说未来每家公司都有可能长成独角兽,好莱坞说我们每个优乐国际未来都一定会过气。   硅谷喜欢用聪明钱,喜欢VC(风投资本),好莱坞喜欢用傻钱,喜欢Slate Financing(盲投资本)。   硅谷是年轻人创业的天堂,而好莱坞暮气沉沉,从没听说几个年轻人去好莱坞租一车库创业的。中医需要经验,需要老。好莱坞十三太保公司平均年龄硅谷大公司平均岁数比,当爷爷都嫌老。   硅谷和好莱坞的争论也延及中国,我看到不止一个中国电影公司老板说未来大家都给BAT打工,而导演们说去你大爷的!文娱产业实际上可以解构为创作、宣传、分发三个板块。创作是人与人的关系,宣传是人与数据的关系,分发是数据与数据的关系。互联网企业掌握了数据,因此从分发开始,逐渐向上游竞争,越往上游越与数据无关,与人有关,并且那些“人”越牛逼就越稀少,越来越不能被大数据与AI替代。   所以,当年AOL(美国在线)以1640亿美金买了时代华纳,最后分手。到去年这俩家当年的CEO还在电视上辩论,互相指责。如今AOL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可时代华纳依然还在。   互联网公司也在摸索,在反复摇摆。一会儿雇了一帮内容人来管娱乐产业,发现不行——太慢,又腐朽。然后找一帮互联网人来管,发现浮于数据,急于求成,下沉不了,也不行。   我想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一个人、一家公司、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从有技术有钱,到有审美和品位,这中间是有滞后期的。不是今天有钱,就天然代表品位、审美都跟上了。   美国19世纪末的GDP就已经是世界第一,可他的文化被世界认同是二战以后的事,滞后了五十年。而硅谷这些公司真的要征服好莱坞,那还要很多年。   美国优乐国际行业的“政治正确”与困境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它国家文娱行业遭遇的市场与管制困境,美国也存在。尤其是电影。电视业务在下降,有些电视网业务占母公司收入的比重不小,但市场前景不佳,被甩卖将成为必然。   美国在内容上面临前所未有的政治正确的压力。   美国现在也不敢乱拍戏——剧还好,电影尤其不敢。伍迪·艾伦说我们进入了新的Witch Hunting时代,Witch Hunting就是欧洲中世纪的“猎女巫”,咱们这儿叫“打倒反动派”:你歧视女性,你种族歧视,你反同性恋反LGBT,绝对不行。所以那条条框框上来,《007》都不敢花心,詹姆斯·邦德都忠于爱情了,因为不能物化女性,女性要翻身做主人。你看好莱坞这些年火的戏,都是女的杀男的。   我在NBC接受过一个专访,专门谈了这个问题,这不能拍那不能拍,各国其实是一样的,走到哪里都有这问题。   另一个趋势是,现在Streaming平台对传统电视网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   在体育方面,ESPN是迪士尼旗下最大资产,比迪士尼那Studio大,比&也大,但ESPN也掉得很厉害。因为ESPN还是付费订阅模式,现在人们信息渠道多元,不再守着电视,一年就看这几场比赛,我干嘛要交你一年ESPN的钱?我为啥不能Pay per view(付费点播)体育比赛?我可以再大胆预言一下,迪士尼一定在打算卖掉ESPN,卖给大机构或者(没人买得起的话)卖给公众。   另外我多说一句,挺有意思。国内媒体翻译经常出现严重的问题,迪士尼财务报表一出来,Networks占40%的收入,很多媒体居然就翻译成“网络”,其实Networks是电视台的意思,Internet才是互联网。它的Networks占的收入占到他40%那么大,实际上是ESPN跟&占到迪士尼最大的收入。   结果我们的媒体,包括专业财经媒体翻译错误,导致在阿里内部高管开会居然也还有人提出来,说你看人家网络已经占到40%收入了。我说这不是,这是ESPN和&的收入,最传统的电视台。   电视式微肯定是大趋势,电影票房往下走则会慢得多。因为看电影的仪式还是很难替代。就相当于现场娱乐一样,你干嘛要去看音乐节?因为它是一种社交场景,年轻人认识年轻人,谈恋爱。到音乐节去,大家互相看着纹身,互相喊着号子,这个是不能替代的。   为什么中美合拍片总是那么烂?   中美合拍片基本没有成功的案例,更多原因是彼此定位的差异。   好莱坞电影是立足全球的。最上层的电影类型叫Global Movie,六大Studio拍;然后那十几家Mini major,就是什么狮门、焦点、新线之类的,做的电影类型叫International,就是国际——两个国家就叫“国际”。
  Global是要向全球发行的。所以你去跟拍Global的电影公司合作去合作,这基因就不对。因为你说我要多倾向点中国市场,人说我在拍Global movie,我怎么能倾向某一个国家的市场呢?所以这个就产生很多很多问题。你中国现在票房高,我加点元素可以,但是我还是要拍全球性的电影。中国现在票房也没有到了能把全球性的电影的方向转过来的地步。   因为好莱坞的层次特别多,六大、十几个Mini major,下面有5000多家的小微电影公司。那些二线的公司,中国现在还看不上。中国去了就先找那六大合作去,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六大通常不愿意在内容上合作,只愿意在资本上合作,就是你买我盲投基金。就像完美跟环球,或者是博纳跟福克斯,你也甭挑,甭拣,你闭着眼睛跟着投就完了。他们很希望资本合作,很畏惧抵触内容合作。所以你能拿到的能合拍的项目通常都是已经不是最好的东西。   我在好莱坞这两年,一天到晚聊这事。人家说你干嘛要在内容上发言?我们内容上做得不好吗?我们内容做得不好,你找我干嘛?我做得好,你发什么言?不就这意思吗?你们拿钱不就完了嘛。   我们现在还是处在叫外卖,在门外。人家只需要你资本合作,对内容是相当的抵触。那些小的满地跑的,这边又看不上。   所以,合拍这个事到现在也没有做成一个非常好的,我们也在尝试。现在这个反向输出尝试有可能走出一条路,就是我们有很好的IP,改改在美国拍了,就比把美国那东西跟我们合拍了要更好一点。   我们的这个社会发展的所谓的审美跟情感阶段,比美国晚了很多年。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还重视爱情,爱情电影电视剧还大卖。你这几年看到美国有什么特别爱情的电影电视剧吗?没有。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那阶段了。现在他们的年轻人追求cool,对爱情不感冒。音乐剧还可以谈谈恋爱,La La Land反响很大,是因为好莱坞很久没有音乐剧了,是类型问题。而音乐剧在中国又没市场,这又是一个问题。
  所以你现在如果合拍,应该跟上世纪40、50年代的美国合拍,因为那个时代,玛丽莲·梦露她们演的那个还真是爱情,就是愿钓金龟婿,但是最后找了一个穷小子——那是那个时代的美国电影,爱情很重要很重要。   现在中国以自有资金不停地投资拍电影,那就是好莱坞80年前的道路。80年前的道路就是说我用自有资金拍戏,我当然也得把演员给签了,导演也签了,最好电影院也是我的,还是原始的时代。   现在的好莱坞实际上是吸全世界钱的。进入这么大的工业分工以后,当然要建立各种各样的机制,比如用工会加保险的体制保证资金安全。让全世界的钱来造成好莱坞的water fall(现金瀑布)。现在中国也在建这个机制,单纯自己拿钱拍戏这个事,慢慢都会过去。   中国不能只靠“传统文化”走向世界   如果真的融入好莱坞,拿什么证明“中国的就是世界的”?中国需要用更现代的意象与体系、更世界的话语来实现“文化输出”,试图输出传统文化的努力,效果往往不佳。   成龙为什么能出去?因为他不是武侠,他是喜剧,动作喜剧,这在欧美是个类型。   欧美的市场非常成熟,类型电影观众,他就看这个类型电影。你在武打片里加爱情,他就很反感。因为那帮糙老爷们儿会问:“怎么谈上恋爱了?他妈的……”爱情电影加动作也不行,因为那帮女的会问:“说这帮人好好谈恋爱,怎么打上了?”   武侠是一个中国的类型,它不是一个美国的类型,所以它没办法形成一个类型电影在那去发。所以无论怎么做,你都是小众的。   而中国的古典的文化,神话谱系等等等等,跟欧美文化有很大的不同。欧美那些东西都是基于《圣经》的,大家都非常了解,《七宗罪》也好,什么也好,都是《圣经》加上莎士比亚式的“家庭关系”,加上希腊罗马神话谱系,基本上就是这样。   中国人想自己这些东西拿出去,首先得建立这个神话谱系。不然的话,人家没办法看懂你的任何东西。当然人家也有新的文学出来,但那文学已经普及到把神话谱系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那也要冒险。比如说《指环王》,就不是六大做的。《指环王》不符合六大的基本的所谓绿灯的类型规范。所以《指环王》是新线这样的Mini major拍的,因为他们是拍脑门拍戏,没有那些复杂的系统。
  中国实际上没有建起整套六大的那种绿灯系统来生产优乐国际的产品线,没有真正的Studio,中国现在最大的电影公司也得老板拍脑门,所以基本上中国最大电影公司在好莱坞相当于Mini major,没有那套复杂的系统。   Monkey King(《西游记》)已经是我们中国最好的IP了,中国年年拍,年年贺岁档挣大钱,到美国八年了,到现在还没拍成。神话谱系复杂,反派角色太多,老外记不住。   我觉得我们不能拿眼睛光往回看。天天看着《红楼梦》能不能在好莱坞拍——《红楼梦》当然不能拍了,人家说你们这帮人在这干嘛呢?老外不能理解我们高深的“空”,不能理解前世因果,他们必须现世报。我们文化自信,不是光拿出老祖宗的东西出去自信,我们有新的东西,有《三体》等等。   但《三体》也不符合好莱坞主流的六大的价值观,因为太黑暗。六大价值观是人类一定会战胜外星人。《三体》是人类给灭了,这不行。怎么会不出现一个孤胆英雄,然后拯救人类于将完,怎么能被变成二维,太阳系死了。所以《三体》拍不成好莱坞电影。   但美剧是有完全不一样的价值观,美剧是可以很黑暗。我觉得我们还是立足于我们接受全球的文化,然后创造出一种新的中国文化,《三体》就是一个崭新的中国文化,应该能做成HBO式的美剧。包括我们的《白夜追凶》。《白夜追凶》是好莱坞都没出现过的好IP,完全可以在好莱坞拍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个向前看是没问题的,别老抱着那四大名著抱怨“怎么老出不去啊”。   就像你最终进到美国的,有可能是中国的组合,或者其它中国人的年轻人的音乐,而不是《茉莉花》,你天天老想着《茉莉花》跟京剧,说怎么他们为什么不听京剧——你自己都不听京剧了,怎么要求别人听京剧?   我觉得我们会吸收全世界的文化,产生那种新的中国文化。新的中国文化是有可能走向世界的。因为你看到韩国走向世界,日本走向世界,也不是他的所谓的传统文化,也是人家新的鸟叔这些东西。所以这个我觉得不用担心,什么《西游记》没拍成,这不是多大的事。   前面说的优乐国际。音乐方面,韩国现在做得不错,最近又有一个新的叫BTS(防弹少年团),在美国火得不得了。但那是从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的几代韩国音乐人(包括鸟叔,也是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的),把美国这套已经学得通透极了,门儿清。而且人家把中国市场、日本市场都已经打开了,所以这个做得还比较好,但韩国也没有做成批量的。   我们亚洲的音乐内容出海,还有漫长的道路。   但资本和品牌出海,我觉得是没有问题。不要以“我去你来”的方式,而是我直接在那边参与你,要在那张桌子上有个位子先坐下来。   我在整个文娱这块看,今年是很大的机会,而且也确实在行动着。大家都是这么成熟的公司,机会来了也都会抓住。实际上我们和友商在海外是相当的密切沟通,我也知道我们友商在跟谁询价等等。   所以,大家会看到在并购这些事情上,会有很大的动作。   不要企图复制好莱坞   好莱坞只有一个,不要试图复制;好莱坞是世界的,不是美国的,我们只需参与其中,就可顺利实现走向世界的目标——不是从北京走向世界,而从好莱坞走向世界。   好莱坞只有一个,因为它不是美国电影,是全球电影,所以就没有任何一个可能性再复制一个好莱坞。   中国导演吴宇森好,中国导演李安好,也在好莱坞拍戏;英国导演好,盖伊·里奇好,也在好莱坞拍戏;世界各国哪里的演员好,也在好莱坞拍戏;中国演员成龙、李连杰、周润发好,也在好莱坞拍戏,所以好莱坞是唯一的全球电影的出发点。你只能替代中间环节,不能替代出发点。   且不说中国,电影最早是从欧洲来的,欧洲也做不来好莱坞。一个法国导演去拍意大利戏都很难的,非常非常难。一个英国导演去拍法国戏,更难,想都不要想。   最早是什么人去美国,欧洲活不下去的人才去美国,英语说不好的才去。莎士比亚那戏剧用了两万多个词,美国人就认识三五千个词。但是到那以后标准化了,简单化了,大规模化了,产生了好莱坞、硅谷、华尔街等等,甚至拉斯维加斯这么牛逼的产业。我们一直不把好莱坞电影叫美国电影,你非要说美国电影,美国电影应该这么定义:一部分的好莱坞加上整个纽约电影。   那帮纽约大导演,伍迪·艾伦、大卫·林奇、李安,还有他们的大本营NYU(纽大)电影学院,教的就是看不起好莱坞,他们自己那个叫美国电影。好莱坞电影不是美国电影,是全球电影。纽约的电影流派管好莱坞叫“Kiss Movie”,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就这四个词。纽约还觉得好莱坞低俗呢,欧洲更觉得美国低俗。   低俗不怕,你要做产业,不怕低俗,大市场怕这个吗?找到一条所谓的雅俗共赏的道路,我觉得没问题。   欧洲高雅。你去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全靠政府补贴拍电影。你愿意走上那个道路吗?那边政府补贴到什么程度了,恨不得电影一半的成本都政府补贴了。为了保护法国文化,法国政府专门弄个什么电影机构给你补贴,姜文都拿到过法国电影补贴,因为姜文是拿法国护照。   你愿意做那样的保护高雅艺术吗?还是你愿意做好莱坞式的市场拼搏?你在市场拼搏,你一定能走出一条路来。
  好莱坞,当然也有各州政府的拍摄补贴。但他们能迅速把一切都商业化,而且跟政府没关系。比如这个州说我希望有一些电影来这拍,我可以退税补贴,来我这花的钱,Tax credit我可以给你返30%到40%。导致好莱坞迅速形成了一个新的小产业叫做Tax credit dealer(退税补贴中间人)。   因为制片人要先拿到钱才能拍戏,退税是拍完了以后算完账才给你。那个dealer就说我打九折先把现金给你,你可以先拍戏。等到最后州里退回那税归到我手里,然后我拿两个点是我挣的,剩下八个点,我卖给本州的大企业退税用。聪明吧?整个就把那州政府后退税变成了先给你钱拍戏。
  美国整个的商业做得非常成熟,而且全是民间自己这么弄起来。   好莱坞也拍过《辛德勒名单》,拍过《搏击俱乐部》,拍过《闻香识女人》,拍过《美国往事》,你只要产业大了,就多元化,就可以拍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戏。
  好莱坞为什么是唯一的好莱坞?它这个基本出发点的唯一性,导致了它这套体制没办法学,你只能加入,只能变成它,去那里变成好莱坞的一分子,而没办法拷贝一个模式到中国来,因为你没办法,你发绿卡?你怎么做成一个全球性的?因为它是一个全球性的电影产业。   像英国文化部长,有一次来北京请我们阿里,CMC,万达等几个公司文娱负责人吃饭,我代表阿里参加。对方说希望大家来英国做文娱事业,然后英国如何如何……大家就说你们英国那些大演员,大导演不都在洛杉矶好莱坞吗?我们不用去伦敦,我们就在洛杉矶,诺兰也在那,麦当娜的前夫盖伊·里奇都在那拍戏呢,你们英国这些大演员不都在那吗?包括你英国那些大歌手,从Rolling Stone到Cold play都在那,我还用去伦敦找这些人吗,他们不都在这吗?   你没法复制好莱坞,十三太保没法复制,因为这十三太保都是全球性的。两大演出公司组织全球性演出,连瑞典的音乐节都是Live Nation的。一半场馆是AEG的。一个票务平台驱动的Live Nation,一个场馆驱动的AEG,都在这呢。你坐在洛杉矶,坐在好莱坞,你要找全世界最好的编剧导演演员歌手就找CAA、WME,大部分都在那。   有一次三平(韩三平)厂长在那说我们要拷贝好莱坞的时候,我就跟三平厂长说,我说那个是没办法拷贝的,因为那个就是全球电影的集散地。   所有想去复制好莱坞的,就是从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错的,你只有去参与。索尼干嘛不去复制一个,而去把哥伦比亚买了?他把哥伦比亚买了,不就变成索尼电影了(当然电视台还叫CBS,没有叫索尼电视台),人家就是这么参与的。   日本想得最合理的招,脸长得不一样,于是我做动画。因为真人没法输出,真人长着扁脸,没法输出,我就做动画片,眼睛都画这么大,这跟西方一样了吧,我做动漫产业总可以了吧。但到现在为止,日本的动漫产业,也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全球。全球化的还是DreamWorks、Pixar、Blue sky,这些好莱坞大动画公司。因为他可以分分钟用个少数民族的口音,用个少数民族的脸,因为它是全球性的东西,它拍《里约大冒险》没问题,但巴西拍不了《里约》。
  中国只能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内生市场,长城以内,在激烈竞争中大家最后形成一个我们自己的内生市场;另外一条路就是你要想去全球,你就不要从北京出发去全球,你就去好莱坞,那里有全套武器装备和地图,就从那里出发去全球。   更多精彩优乐国际爆料、猛料,请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优乐国际热点」:ylqcom(←_←长按复制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订阅即可!!!
分享到:

百度推广

客户端下载点击或扫描下载

优乐国际娱乐官网